设为主页加入收藏

高考泄密案

发布时间:2010-11-11 浏览次数:1

    A市第四监狱内的沈阳印刷厂负责印制B省和C省每年的高考卷已有许多年历史了。今年高考前夕,这里像往年一样紧张起来,狱内设立三线保密区,三线分隔非常严格,就连一线职工吃剩的饭菜都要检查。印卷期间,各车间、科室电话一律切断停用,只保留大队指挥部一部电话,废品专门有人控制。
  这里保密得如铁桶一样,可以说万无一失。然而出人意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……
  6月21日下午,监狱领导截获了一盘录音带。这是设备科犯人马某托人交给在一线印卷车间的犯人王某的。监狱领导听完这盘音带后大吃一惊:原来是在密谋窃卷!
  当天夜里,王某被押到A市第一监狱隔离突审。王承认了犯罪事实,并称窃高考卷是给“马管”——A市第四监狱工人马某的。
  马某,1968年生,九年文化,中共党员。马某的内弟韩某在家待业,今年也想考大学,但他感觉自己底气不足。他交了个女朋友,女朋友曾对他提过要求:要么有钱,要么有文凭。某日,他突发奇想:每年的高考卷都在A市某印刷厂印,而姐夫马某正好在那里工作,何不……
  一天,他对马某说:“姐夫,你能不能帮我把考试题弄出来?我今年考大学,没把握。”马某紧锁眉头,没有应声。
  几天以后,韩某又来催促。
  马某首先想到了王某。原来,王曾得过他的帮助,对他特别感激。5月下旬的一天,马找到王某说此事。据王交待,马曾对他说:“我不能让你白干,我给你1500元钱,要不,我出差时给你买件衬衫。”还说:“出事了,判干部,你啥事没有。”
  5月末、6月上旬和中旬,王某三次找到密封车间的姜某,请姜帮助偷试卷。姜说:“除非把卷扔到下水道里,你钻进去取。你看能不能钻进去,出门根本带不出去。”原来,王某曾想让姜把卷放在猪食里推出来,一看检查太严,根本不行,只好试一试姜某的办法。
  6月19日,姜某从一楼动力配电箱电线的缝隙把卷塞了下去,下面是下水道。隔一天,姜见到王说:“下去了。”
  6月20日中午,王某从维修口钻了一次下水道,钻了30米没钻进去。21日,他又搞了个录音带,让姜用铁棍把卷甩出来,但晚上他一想,怕别人维修下水道时,发现试卷。于是,21日晚5点多钟,王某约李某和杨某二犯来到监狱的东角,杨放哨,王先把下水道的锁头用镐刨开,然后穿着水靴,打着电筒,一直钻到一大队晒板石的底下。王在里面爬了约20分钟,才到达目的地,用电筒一照,看到地上散放着3科试卷,共5张,一张还让老鼠咬了,有两张沾水了。他让跟进来的李把裤兜里的考卷拿出来抄一下,抄完把原卷给烧了,抄好的准备送给“马管”。李某用玻璃纸包好考卷,胆战心惊地把卷纸锁在更衣箱里晾干,又把晾干的卷纸埋在菜窖里。
  6月23日中午11时,马某找到李某,在一个废弃的水房里,看四下无人,李某将卷交马某,马某扫了一眼,故意说:“卷纸不全,没什么用!”但随手把卷纸揣进了衣袋。
  中午,马某把卷纸带到岳父家,交给了他的妻子。妻子看了,韩某也进来看了一眼。物理、化学试卷看后被马妻毁掉,只剩语文试卷,谁也没让看,马妻做好答案,想等到考试前两天,再让其弟弟看。
  下午3点多钟,已经知晓马某窃卷阴谋但还未知晓他已得手的监狱领导,委派纪委的一位同志和政治处樊处长找马谈谈。马大吵大闹,闹到晚上六七点钟,还赖在领导屋里不走,不得已,单位只好出车把“马老太爷”送回了家。
  25日,王终于交待试卷已经偷出的事实。领导班子马上拍板,成立3个突审组,分别对王某、姜某、李某进行突审,李某交待了全过程。
  6月26日夜里1点,监狱领导认为案情重大,立即向省公安厅、省监狱管理局、省教委、A市大北地区检察院等领导作了汇报。
  夜,异常的静,一辆辆车悄无声息地奔向A市第四监狱。在马某岳父家中找到了正在睡觉的马。
  干警把马带上车,马供认,试卷在他妻子手里。于是人们上楼找已被监控的马的妻子,马妻一会儿要去厕所,一会儿要上阳台,都被干警阻止了。最后才被迫从内裤中拿出厚厚的一叠纸。经鉴定,是1995年高考试卷。
  案件告破。凡与马某有来往的亲属都被隔离在第四监狱的保密区内,直到高考结束才获“自由”。案件及时破获,没有使试卷扩散,这是最使人欣慰的。

在线调查

您觉得梅州市国家保密局网站办得如何?
有特色。
有待改进
中规中矩
系统功能太少。